谁的旧背影

人只会被在乎的人伤害

雍容致殇:

曙光照耀着山谷尽头的卡斯特鲁乔,一切都从沉睡中渐渐苏醒,谷底的雾气开始缓慢翻滚散去
亡灵大军撤军离开

Z.LI.Saunato:

即使整个城市都被黑夜吞噬,只要有一盏灯为我点亮,就足够。这盏灯可能是亲人,是爱人,是在陌生城市打拼的信念,希望,是念念不忘的初心。生活万回千转,只要有一丝灯火,照亮我要走的路,足矣。

摄于 佛罗伦萨。

雍容致殇:

《山的肌理》
大山在夜里无声地呼吸
每次颤动都带动全身血液翻滚
每一条 每一块
都是山的的肌理

简单爱:

雍容致殇:

《浮世绘》
那是一个清晨,鬼岛终于在三天三夜的风暴后迎来了一艘来自西西里本岛的船。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和希望复燃的心情登上了离开这里的甲板。找了一个下层的靠窗位置坐下,船徐徐开动,很快再次与汹涌的浪潮相遇,刚还在嬉戏玩笑的意大利小伙子开始连连呕吐,我看着东边朝阳的光柔软舒适地打在原本让人惧怕的大海上,一边等着看着纪录着,在鬼岛冷清的三天旅程让精神有些涣散,加上并没有如实找到憧憬的景色的复杂心情,想想还是有些恍若隔世。

ReLOFTER:

雷厉RayLi. Saunato:

Firenze

小时候出于对宗教的好奇,便知道了但丁的<神曲>,继而知道了佛罗伦萨这个城市。再大一点的时候读了徐志摩的诗,知道了这个城市另一个绝美的名字,翡冷翠。再到对文艺复兴时期,达芬奇的狂热兴趣,心生了对这座小城的向往。

所有的这些人和事,才让我踏足托斯卡纳这片神奇的土地。